• <tr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small id='Qnf4oL02'></small><button id='Qnf4oL02'></button><li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dt id='Qnf4oL02'></dt></noscript></li></tr><ol id='Qnf4oL02'><option id='Qnf4oL02'><table id='Qnf4oL02'><blockquote id='Qnf4oL02'><tbody id='Qnf4oL0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nf4oL02'></u><kbd id='Qnf4oL02'><kbd id='Qnf4oL02'></kbd></kbd>

    <code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code>

    <fieldset id='Qnf4oL02'></fieldset>
          <span id='Qnf4oL02'></span>

              <ins id='Qnf4oL02'></ins>
              <acronym id='Qnf4oL02'><em id='Qnf4oL02'></em><td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div></td></acronym><address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legend id='Qnf4oL02'></legend></big></address>

              <i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ins id='Qnf4oL02'></ins></div></i>
              <i id='Qnf4oL02'></i>
            1. <dl id='Qnf4oL02'></dl>
              1. <blockquote id='Qnf4oL02'><q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noscript><dt id='Qnf4oL0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nf4oL02'><i id='Qnf4oL02'></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音乐
                没有“天衣无缝”的逃亡 职务犯罪嫌疑人陆治平落网记
                来源: 青岛新闻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天衣无缝”的逃亡终难逃落网结局 ——在逃11年职务犯罪嫌疑人陆治平落网记

                “真没想到,我认为已经躲得‘天衣无缝’,怎么还能被抓住呢?”面对突然出现的北京市石景山区纪委监委追逃人员,陆治平“惊愕”的眼神流露出难以置信,“不甘”的语气掩不住落网的失落。

                陆治平,曾任大庆石油管理局下属驻京单位太阳岛宾馆总经理,因涉嫌受贿罪,于2007年10月出逃。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其立案侦查并进行网上通缉。多年来,对陆治平的追逃工作从未中断,却始终没有实质进展。

                监察体制改革以来,北京市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不断深化追逃追赃工作。石景山区纪委监委将陆治平案作为重点,第一时间成立追逃追赃工作组,上下联动,明确追逃方案,确定专班专责,与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形成合力,全力保障追逃工作。追逃人员查阅了过往的全部卷宗,开展了大量的走访调查,却发现潜逃十余年的陆治平如同人间蒸发一般,依然找不到任何踪迹。

                陆治平究竟是在国内藏匿还是已经潜逃至境外?他是整了容,还是彻底变换了“身份”?去向成谜,给追逃工作笼罩重重迷雾。面对困难,追逃工作组不轻言放弃。在市追逃办统筹和有关部门的鼎力协助下,追逃工作组一方面前往黑龙江、江苏、浙江等陆治平工作过的地方持续调查摸排;另一方面先后数次赴上海与陆治平妻儿家人沟通,宣讲政策,督促积极配合做陆治平的劝返工作。

                通过大量察微析疑的艰苦工作,经验丰富的追逃人员从陆治平家人身上发现了诸多疑点,最终将其行踪锁定在无锡市一个住宅小区。工作组随即会同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刑警,共同前往无锡市实施抓捕。经过连续数小时的深入摸排比对,缉捕人员于深夜时分从小区监控录像中发现高度疑似陆治平人员,立即严密布控。

                9月28日早晨6时许,南方的清晨令人感觉到了深秋的寒意,而正在蹲守的缉捕人员,却热血沸腾毫无寒冷之感。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这桩“挂起”十余年未结的案件,即将画上终结的句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紧绷的神经令追逃人员毫无倦意,始终目不转睛地注视前方。突然,不远处走来一名头发稀疏、睡眼惺忪的男子,正悠然自得地在小区里遛狗。“就是他,陆治平!”缉捕人员迅速行动,一举将尚未醒过神来的陆治平成功抓获。经初步讯问,陆治平对其涉嫌受贿的事实供认不讳。至此,石景山区实现了职务犯罪在逃人员“清零”的目标。

                据陆治平交代,他曾在全国多个地方担任大庆油田驻地办事处主任,人脉资源广,结识了不少“懂行”的朋友。平常他也收集了许多信息,对于追逃思路、方法、手段有所耳闻,对于如何藏匿、不被轻易抓获也算“清楚明了”,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虽然他早年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却从不敢使用,十余年来辗转多地,出行只选择出租车、长途汽车等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交通工具,并时刻注意避开公共场所的摄像头。他行事谨慎,低调“生活”,把一切能考虑的细节都考虑到了。对于自己的出逃 “技巧”,陆治平非常自信,他觉得已经做到了“天衣无缝”、毫无破绽的地步,甚至自负地认为被抓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回顾出逃生涯的种种辛酸,陆治平对办案人员说道:“这些年东躲西藏,经常被噩梦惊醒,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没有了经济来源,以前我只抽中华烟,现在只能抽几块钱一包的烟。”谈及家人,陆治平再也抑制不住长期以来压抑的情感,失声痛哭:“我兄弟姐妹四人,父亲最疼爱我,从小称呼我‘小宝’,但是父亲去世时我却不敢回家。母亲现在已经90多岁,我也无法在她身边尽孝。我妻儿虽然离得不远,却只能日夜思念,不得相见。”陆治平坦言,自己之所以如此执迷不悟,都是长期以来的侥幸心理在作祟,如果早点认清形势,主动投案自首,结果远比现在要好得多,自己也能早日解脱。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陆治平的落网再次证明,“天衣无缝”的逃亡终难逃落网的结局。在逃人员只有放弃幻想,早日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是唯一正确出路。(北京市纪委监委 李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祎鑫)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青岛新闻网"或电头为"青岛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青岛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青岛新闻网",并保留"青岛新闻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