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small id='Qnf4oL02'></small><button id='Qnf4oL02'></button><li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dt id='Qnf4oL02'></dt></noscript></li></tr><ol id='Qnf4oL02'><option id='Qnf4oL02'><table id='Qnf4oL02'><blockquote id='Qnf4oL02'><tbody id='Qnf4oL0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nf4oL02'></u><kbd id='Qnf4oL02'><kbd id='Qnf4oL02'></kbd></kbd>

    <code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code>

    <fieldset id='Qnf4oL02'></fieldset>
          <span id='Qnf4oL02'></span>

              <ins id='Qnf4oL02'></ins>
              <acronym id='Qnf4oL02'><em id='Qnf4oL02'></em><td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div></td></acronym><address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legend id='Qnf4oL02'></legend></big></address>

              <i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ins id='Qnf4oL02'></ins></div></i>
              <i id='Qnf4oL02'></i>
            1. <dl id='Qnf4oL02'></dl>
              1. <blockquote id='Qnf4oL02'><q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noscript><dt id='Qnf4oL0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nf4oL02'><i id='Qnf4oL02'></i>

                中缅边境小城瑞丽:旧“淘金者”告别 新“淘金者”涌入

                2018-11-29 18:50:42 来源:青岛新闻网

                (改革开放40年)中缅边境小城瑞丽:旧“淘金者”告别 新“淘金者”涌入

                中新社云南瑞丽6月15日电 题:中缅边境小城瑞丽:旧“淘金者”告别 新“淘金者”涌入

                作者 缪超 崔汶

                10月2日,参加中缅胞波狂欢节巡游的牛车即将上场。当日,第十七届中缅胞波狂欢节在云南德宏州瑞丽市盛大开幕,随着中缅两国国旗一同升上天空,两国边民以牛车选美与舞蹈巡演拉开了胞波节的帷幕,老挝、泰国、越南祝贺团也纷纷登场,共襄盛会。中新社记者 陈静 摄资料图:参加中缅胞波狂欢节巡游的牛车即将上场。中新社记者 陈静 摄

                芒种与夏至之间,瑞丽未如预想般热浪滚滚。相反,清晨一阵雨后,凉风习习。

                黄进驾驶轿车出门,做起网约车生意。20多年前,这位浙江人来到瑞丽,从打工者成为小超市主人。近来他的超市生意萎靡,小老板不得已出来当网约车司机。“近几年,数万外来者相继离开瑞丽,或许我也要告别了。”

                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位于中缅边境的云南瑞丽,在这座改革开放造就的边境城市里,旧“淘金者”在告别,新“淘金者”正涌入。

                旧日“淘金者”归去来兮

                搭上黄进的车从城边往中心区走,记者目睹一段停业关门商铺群,连绵近800米。黄进笑侃记者,“瑞丽给你唱了一曲《凉凉》(流行歌曲)。”

                时间拨回1978年,改革开放拉开大幕。彼时,瑞丽是中国约2.2万千米陆地边界线上,仅有两条街道的不知名小地方。

                改革开放后,瑞丽成为最早一批中国沿边开放城市,吸引来大批“淘金者”。已退休9年的瑞丽市原副市长卜金富曾参与主导瑞丽改革开放,他告诉记者,“那时,瑞丽基础设施不行,接待能力不够,大量外地人来了,有的睡百姓家里,有的睡大街上。”

                后来,瑞丽成立姐告口岸边境贸易经济区,开发边境旅游,探索“境内关外”模式……均是开中国先河之举。

                卜金富回忆,“一系列动作后,瑞丽与缅甸互通有无,货物大进大出,外来人员熙熙攘攘。创造出中国边贸看云南,云南边贸看瑞丽的奇迹。”

                2012年,瑞丽成为中国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现今,瑞丽已是中国著名边境贸易、边境旅游城市。黄进也说,城区规模比他来时扩大20倍。

                “淘金者”为什么要离开?黄进归咎为:经济下行,通关不便,边贸不好做了。

                卜金富认为,有两个原因。其一,改革开放最初来瑞丽者以浙江人、福建人、广东人为主,主要经营日用品、五金家电以及在中缅间开展商品贸易。时代变迁,中国互联网迅速崛起,将零售业、中间商等冲击得七零八落。“有人骂电商,搞得铺面租不出去。”

                其二,40年来,改革开放使中国迅速成长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粗放的发展方式积累了一系列深层次问题和矛盾,瑞丽亦如是。此外,现今中国沿边开放已没有任何死角,瑞丽原有优势在退化,应适时放慢对经济增速的追求,集中解决一些积累的问题和矛盾。“深化改革,大家好好想想该怎么发展。”

                新时代“淘金者”踏浪而来

                如今,互联网浪潮下挑战与机遇并存。瑞丽珠宝玉石、跨境物流等行业正在拥抱互联网。

                在瑞丽姐告玉石市场中,不少年轻人将手机架于三角架上,对着珠宝玉石进行直播。张丽夫妇一年前赤手空拳从河南来到瑞丽,夫妇俩在缅甸人的玉石摊位上,为千里之外数千名看客直播介绍玉石,并替有意购买者向摊主讨价还价,从中抽取提成。这些“玉石主播”们每天直播三场,持续到凌晨三点。

                继珠宝玉石之后,跨境物流也成为互联网时代受益者。一家互联网物流公司进入瑞丽打造“互联网+跨境物流”平台,实现了货物与车辆信息对接,提高物流效率,降低运输成本。目前,平台有约24000辆货车(其中缅甸货车8000辆)加盟,货主有约686人。

                该公司瑞丽区域负责人苏强称,瑞丽至缅甸皎漂港直线距离约640公里,是中国通往印度洋最短的路线,货物与绕行马六甲海峡相比,缩短运送里程1820海里。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瑞丽未来优势潜力巨大。

                新旧交替时刻的“改革开放”

                瑞丽,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中沿边开放先行者、试验田,也是改革开放的缩影之一。40年以来,缔造过奇迹、爆发过问题、再造过辉煌。现阶段,放慢脚步,深化改革。

                近年来,瑞丽当地梳理出围绕深化机构改革、对外开放、沿边金融财税、农业农村、生态文明等重点领域共20项重大改革事项,部署71项举措全面推进深化改革。

                亦如卜金富所说,放慢步子,深化改革,大家好好想想该怎么发展。新“淘金者”会涌入,瑞丽未来可期。(完)

                责编:姜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