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small id='Qnf4oL02'></small><button id='Qnf4oL02'></button><li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dt id='Qnf4oL02'></dt></noscript></li></tr><ol id='Qnf4oL02'><option id='Qnf4oL02'><table id='Qnf4oL02'><blockquote id='Qnf4oL02'><tbody id='Qnf4oL02'></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nf4oL02'></u><kbd id='Qnf4oL02'><kbd id='Qnf4oL02'></kbd></kbd>

    <code id='Qnf4oL02'><strong id='Qnf4oL02'></strong></code>

    <fieldset id='Qnf4oL02'></fieldset>
          <span id='Qnf4oL02'></span>

              <ins id='Qnf4oL02'></ins>
              <acronym id='Qnf4oL02'><em id='Qnf4oL02'></em><td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div></td></acronym><address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 id='Qnf4oL02'></big><legend id='Qnf4oL02'></legend></big></address>

              <i id='Qnf4oL02'><div id='Qnf4oL02'><ins id='Qnf4oL02'></ins></div></i>
              <i id='Qnf4oL02'></i>
            1. <dl id='Qnf4oL02'></dl>
              1. <blockquote id='Qnf4oL02'><q id='Qnf4oL02'><noscript id='Qnf4oL02'></noscript><dt id='Qnf4oL02'></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nf4oL02'><i id='Qnf4oL02'></i>

                青海同仁“於菟”遗俗求吉祥

                青岛新闻网

                2018-12-26 19:40:06

                字体:标准

                中新社青海同仁12月26日电 题:青海同仁“於菟”遗俗求吉祥

                中新社记者 张添福

                七名男子,腰扎红腰带,脱去上衣,把裤腿挽到大腿根,袒胸露背,用煨桑台内的香灰涂抹全身,用笔墨勾勒虎纹、豹斑……

                12月26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夯筑于明朝年间的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年都乎古城屯民后裔,在村后山顶的二郎神庙里,准备神秘的“於菟”驱疫仪式。

                而早在农历十一月初五起,寺院僧人们会念三天的平安经,拉开年都乎村岁末“於菟”遗俗的序幕。之后的几个晚上,村里献给二郎神等诸神的“邦”会如期而至,请神、迎神、赞神,青年男女一起对唱、对答。

                农历十一月二十日中午,最重要的“於菟”驱疫仪式正式开始。

                此时,头戴五佛冠、身着藏袍、手持羊皮鼓的法师阿吾(国家级非遗项目“於菟”传承人),在殿内敲鼓诵经,出殿后,一一向单膝跪地的七只大、小“於菟”口中灌酒。

                “画虎纹、豹斑,很凶猛,是祖上传下来的,看着很害怕,但图案从来没有改变过。”阿吾说。

                接着,“於菟”们跟随法师,踏着鼓点,以踮步、吸腿方式出了庙门,在门前广场舞蹈。瞬时,一串急促鞭炮声中,“於菟”们如虎、豹下山,冲向山脚下的年都乎古屯。

                此时,年都乎公保全家跟全村村民一样,早已洗头、洗澡,打扫庭院,爬梯登上自家庄廓院房顶,等候“於菟”到来。

                公保介绍,“於菟”们严禁从村民的庄廓院大门进入,大“於菟”踮步走在村落巷道内,而小“於菟”则从院外翻墙上房顶,村民也会施以援手,将“於菟”拉上自家房顶。

                公保家人把准备好的“看子”(中间空心的烤馍)插入“於菟”手持的柏树杆上。“这意味着家里不好的东西,都通过‘看子’被‘於菟’带走了。”阿吾告诉中新社记者。

                而当村民们准备一小块生羊肉、牛肉、羊肠时,“於菟”则会叼在口中。

                随着时而响起的鞭炮声,“於菟”挨家挨户翻墙串户完毕,“於菟”们奔向城外年都乎河,淘河水洗净身上的虎纹、豹斑。回村路上,“於菟”们一一跟随法师跃过麦草点燃的火堆,至此,仪式基本结束。

                公保回忆说,自己小时候也想跳“於菟”,“但人太多,排不上队,等我儿子十七八岁后,也要让他参加。”阿吾说,跳“於菟”,“老话说能不生病,对未来好。”

                来自英国的梁泽修是兰州大学民族学博士,“这是一项有意思的民俗活动,只在年都乎举行,但其来源以及村民们的自我认同,正是我的研究方向,希望写成我的博士毕业论文。”

                公保说,晚上,每家端上牛羊肉,大快朵颐,“今天就像过年一样热闹,是村里非常隆重的日子。”(完)

                责任编辑:青岛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