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宏观经济 |正文
波司登被沽空 近覃氏三姐妹两财年业绩止跌反弹
2019-06-25 03:06:43 | 来源:腾讯新闻 | 作者:

6月24日,在香港上市的羽绒服品牌波司登早盘急速跳水,跌幅一度达到25%,仅仅一小时左右,波司登市值就蒸发60亿元。上午11时16分起,波司登短暂停止买卖。

波司登股价大幅下跌,与其被沽空机构Bonitas盯上有关。该机构质疑波司登存在财务、负债等方面的问题,认为公司在财报中伪造了约8亿元人民币的利润,Bonitas认为,波司登股票的最终价值为0。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内部正在协调,6月24日晚间或6月25日会发布回应公告,截至记者发稿尚未发布。

年报发布前夕被沽空,波司登股价跌25%

6月24日,波司登早盘迅速跳水,从上午10时30分之后,股价一度下跌25%。当天中午,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短暂停止买卖,以待公司刊发回应一则有关公司认为不实和有误导成分的报告的澄清公告。6月24日,波司登报收1.73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85.06亿港元。

波司登公告中提到的“有误导成分”的报告,指的是当天早些时候,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的针对波司登的沽空报告。该报告认为波司登存在欺诈发行的行为,并指出自2015年以来,波司登捏造了8.07亿元的净利润,涉嫌多报174%。Bonitas还表示,波司登存在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等问题。

Bonitas称,其经过调查发现,波司登创始人、集团主席高德康从小股东处“抽血”,包括虚增8.07亿元利润以吸引投资者、以20亿元的价格从未经披露的内部人士手中收购资产、以540万低价向高德康处置价值6500万元的资产、向拥有集团65%以上股份的内部人士派发历史纪录的高额股息。

Bonitas还指出,波司登此前溢价收购大量品牌,尽管公司号称收购自独立第三方,但均指向一名周姓人士,该人士以低价收购服装品牌,运营1-3年后,再以40倍的价格出售予波司登。该机构认为,该周姓人士与波司登主席高德康为“合谋者”,并通过这种手段,从公司抽取20亿元利益。

在报告最后,Bonitas称,伴随造假被揭露,以及即将到期的债务,波司登集团主席高德康最终会通过支撑股价来浪费被盗取的资金,而该机构认为,波司登的股票价值为零。

昨天下午新京报记者联系波司登方面,对方表示,公司的财务总监和专业团队举行会议后认为,报告中所涉及的内容,无论是营收、关联交易、收购等方面,都不是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波司登此番被沽空刚好发生在年报发布前夕。6月11日,波司登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于6月26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借以审议并批准本公司及其附属公司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年度业绩公告等事项。

2019财年净利润增逾四成

波司登是中国羽绒服生产企业,有着“羽皇”的称号。不过,此前波司登曾有过一段业绩低迷时期。记者查阅财报发现,自2014年起,该集团连续三个财年业绩下滑:2014财年销售额为82.38亿元,同比下跌11.7%,净利润同比下跌35.6%至6.95亿元;2015财年收入为62.93亿元,同比下跌23.6%,净利润为1.32亿元,同比下降81%;2016财年收入仅为57.87亿元,净利润为2.81亿元。这种情况在2017年有所好转。2017财年,该公司销售额为68.17亿元,净利润为3.92亿元。

为挽救业绩下滑和品牌老化,波司登开始了一系列努力,寄希望于“关店瘦身”计划,并宣布进军非羽绒服领域,布局男装、家居、童装等业务。然而,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在沉寂了几年后,波司登在2018年宣布关闭男装、童装和家居线,陆续剥离羽绒服之外的非核心主业,重新聚焦羽绒服领域,并宣布在去年9月份的2019春夏季纽约时装周上发布新品,同时伴有一系列年轻化策略。

在加拿大鹅事件的衬托下,波司登在2019财年出现明显好转。

今年1月8日,波司登发布公告,披露了其2019财年前9个月的最新财报数据。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核心品牌波司登羽绒服零售额相较上年同期增幅达30%以上,雪中飞等其他品牌羽绒服业务较上年同期取得20%以上的增幅。

2月25日,波司登再次发公告披露,截至当日品牌羽绒服业务2019财年累计零售金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同期的累计营收金额录得35%以上的同比增幅。

波司登认为,2018年是公司实施聚焦主航道、收缩多元化战略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2018年11月,波司登披露的2019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6个月中,波司登实现营业收入34.44亿元,同比增长16.4%;营业利润录得3.55亿元,同比增长62.1%;归母净利润实现2.51亿元,同比增长43.9%。

业绩的好转也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今年以来,包括招银国际、海通证券、国盛证券等多家券商均对波司登给出了买入评级。

新京报记者张泽炎梁缘

责任编辑: